alice2020

腹有诗书气自华,qq109071406,图书编辑,邮箱109071406@qq.com

卧底警察老雷的故事

作者:抽风手戴老湿

摘自:《不想讨好全世界》

原名:少年壮志不言愁


我实习的那个律所,属于交通要道,楼下常有黑车出没。

黑车司机们大概都是行伍出身,很明了这一点,经常在我们律所门口大打出手。有时候是为了抢客源,有时候是因为街道狭窄发生车身刮碰,总之就是战个痛快。

七月底,律所门口闹过一次大阵仗。两拨黑车司机小团伙儿意见合不拢,决定武力解决问题。以大楼为分界线,东西各站一排,呼呼啦啦围了个水泄不通。个个儿昂首挺立手上拿着附近五金店买的改锥榔头,大有一言不合血溅当场之势。


我正站一旁瞧着呢,就听见前面一人说了句,麻烦借过。...


你的爱太稀薄了,都不够煮一碗汤

文:这么远那么近

摘自这么远那么近《我知道你没那么坚强》

原题:你爱的是他爱你的感觉


摘要:他曾经告诉她,我爱你,那是我的事,我不需要你爱我。

后来,他说,你的爱太稀薄了,都不够煮一碗汤。


  在爱情中我们总是记得甜蜜和受伤,对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历历在目,可曾想过爱的温暖和相守,爱的不舍和难过,或许仅与爱有关,与人无关。

  在我曾经对感情的认知里,我一直不承认会有这样的情形出现:曾经有一个人,你爱的并非是他的人,而是那份他给予你爱的感觉。

  我们都是情感动物,会开心,会悲伤,会感动,会憎恨,如果有人千里迢迢赴你一面之约,把所...

还好就是没那么糟,但也没有到很好那种地步

文:这么远那么近

摘自:《我知道你没那么坚强》

原题:还好,姑娘


摘要:她曾经对我说,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奢望,就希望可以在这里过一点还好的生活,就知足了。现在我才明白,她口中的“还好”,其实是自己的期待值,对任何人事不带有过分的依赖和期待,也没有过分的要求。


  01

  我认识一位“还好”姑娘,我叫她小忆。小忆在我的脑海里,是一个文艺的女青年形象,穿着长裙,带着手镯,齐耳短发,眼睛明亮,站在火车站四处张望,看到我便深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说话。

  她是我的网友,我们初识在2007年火爆的一个论坛,那个叫作寂寞地铁的论坛,长久停留着和我一样深夜上网的...

© alice2020 | Powered by LOFTER